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教育的儿童故事 >
2020 03-07

这些和“最美落日余晖”一样感人的故事孩子应

Comments 阅读:

  照片中,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援鄂医疗队队员刘凯医生,在护送患者做CT的途中停下来,让已经住院近一个月的87岁老先生欣赏了一次久违的日落。

  据了解,这位87岁的老先生入院时是重症患者,在上海医疗团队的救治下,目前身体情况已不断转好。5日下午四点多,刘凯推着他去做一个CT检查随访,在回病房的途中,和煦的夕阳恰好洒在病人和医生身上。

  “我看老先生挺高兴的,就问他要不要看一会(夕阳),他说好。”于是两人停下来。

  刘凯说,对于老先生而言,他已经一个月没有看到阳光。其实对他自己来说,每天早出晚归,一直呆在病房,也很少看到太阳。所以当两人沐浴在夕阳下时,其实都挺高兴的。

  看了三四分钟,刘凯知道这个老先生的病情还不稳定,室外温度不高,就推着他回到病房。刘凯说,回去后老先生心情很好,很快入睡休息了。

  刘凯医生是中山医院第四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,自2月7日起他们一直在武汉前线奋战。

  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重症病房,上海医疗队护士喂87岁老先生喝粥。中山医院供图

  我是一个感情并不外露的人。在ICU工作的人,也早就看惯了生死。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但这段时间以来,我却一次又一次地泪流满面。记得赴武汉前的有天晚上,在电视里看到一名护士脸上深深的伤痕,看到医务人员己累得倒在地上的情景,虽然我也已年过半百,但我还是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。那种心痛、难过的感觉,线号下午,两位危重症患者病情恶化。我立刻赶往医院,决定予以紧急气管插管,并进行有创机械通气。大家都知道,气管插管时,患者气道开放,操作者距离患者最近,被感染的风险很大。那天我进病房时吃了两片止痛片。晚上7点回到酒店,已感到几分疲惫。队长王伟林给我打来电话,向我表示感谢和慰问。电话中,我听到了他哽咽的声音,也忍不住流下热泪。

  这儿是战场,只有身临其境,才会有这种感受。我那苍白的文字,都不足以表达。唯愿“江汉春风起,冰霜昨夜除”。

  今天是我来到武汉支援的第8天,也是和孩子分开的第8天,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儿子分开这么长时间。

  记得第一次跟他分开是我刚来逸夫工作那会,他跟老人在乡下,我每周轮休时回去看他。第一次分开回去看他的时候,他还在摇篮里睡觉,睁开眼看到我的时候,我看到他眼里的陌生,他竟然撇过头不理我。今天这样的一幕又上演了,儿子在视频的那头问:“妈妈你啥时候回来呀?你把怪兽打败了吗?我想你了。”

  我的眼泪不自主地流了下来。我说:“儿子,妈妈今天刚打完怪兽回来,今天妈妈胜利而回,明天妈妈还要继续打怪兽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。”这时的儿子竟然转过身不愿再跟我视频,我心里那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。

  我告诉他,只要妈妈把这边的怪兽全打光,妈妈会尽快回去陪他的。儿子你要加油,妈妈也加油,武汉加油!

  旁边6床的患者徐大哥,背过身子,偷偷擦拭着眼泪。我来到徐大哥旁边。想安慰他,站了许久,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。

  他说,“我想跟家里人视频一下。”我找来了充电器,给他手机充上了电。他告诉我,他的小女儿也是一名医学院学生,以后她也会像我们一样,服务病人。我轻声安慰:“没事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”

  临近下班时,徐大哥的病情急转直下。我心里冒出“急性左心衰”五个字,立刻取半坐卧位并通知医生,他逐渐有了缺氧的症状,口唇开始发紫,人开始烦躁,不配合呼吸机。我拍着他的后背,大喊“把痰咳出来,用力咳出来!”我用吸引器不断吸出他口鼻腔内的分泌物,一系列的治疗措施下去,徐大哥终于转危为安了。

  出了监护室,我习惯性地摸了摸白大衣口袋,没找到那本磨得卷边的本子,好想把今天的抢救心得再次记录下来。

  2月21日,我们迎来了汉阳方舱医院第一批患者治愈出院,最大的64岁,最小的18岁。知道当天将有22名由四川援湖北医疗队治愈的患者出院,我们比平时起得更早些。

  10多个日日夜夜的守护与陪伴,付出终于有了收获。他们离开的时候,在心愿墙上写下了对我们的祝福,我们继续转身回舱守岗位,为了更多的人,我们一定要坚持到最后胜利的那一刻。

  这段时间以来,最让我感动的是,2月23日这天我收到了一份特殊的“心意”:一位我长期照顾的患者阿姨悄悄地拍了我的一些照片,然后自己做成视频送给我。我想我会一直保存这样一段简单的视频。

  感觉自己像一个战士,每天就是宿舍(宾馆)、战场(医院)间来来往往。瘟疫爆发时,前线的医生护士就是战时编制,血肉之躯便是武器,知识就是射出的子弹,将瘟疫这个敌人消灭。

  每天都和病人打交道,日子久了,我对他们的方言越来越熟悉。刚来时,年长的武汉人说话完全听不懂,问病史需要邻床的年轻患者当翻译才行。现在,80岁的老大爷老奶奶说线%,完全不需要翻译了。

  前几天日记里提到的小姑娘,病情在见好,心情也开朗了许多。昨天查房时,她说我有个小请求,“我想吃一个小小的苹果”。今天,护士给她送去两个大大的苹果,她开心极了。

  一位患者比较重,搭班的同事也是女生,每一次翻身都是“大工程”。“123,走!往上抬”的号子重复一次又一次,直到挪到位,完成一次翻身。脑袋上的汗落在护目镜里,竟汪成一小片,衣服里的汗水也在肆意流淌。

  穿着全套防护服总会觉得有点气短,患者没有紧急情况的时候,我就不断地干活,消毒、拖地、擦桌子、收拾器材、换液配液……忙起来就不会感觉气短了。看到很多人问,有没有觉得悲观、觉得没有尽头,其实没时间想这些,我们想的就是尽全力护理好病人。

  有一天早上6点多,我站在病房门口,看见一轮红日从远处升起,心里哼起了《红日》,“别流泪心酸更不应舍弃,我愿能一生永远陪伴你……”我相信我们的工作一定会带来希望的红日,我们并不孤独。

  记得有一天,在病区查房时,我无意间听到一个叔叔说他很想吃苹果,当天晚上,刚好医疗队给我们发了一些水果,第二天我便整理好带给了他。

  收到苹果,叔叔很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怎么好意思吃你的苹果,你们已经是拿命来救我们了。”我告诉他:“没关系,咱们都吃,都补充维生素,一起战胜疫魔!”正说着,坐在床上的叔叔给我敬了个军礼,怀抱苹果的我赶紧立正给叔叔还了一个军礼,接着把苹果分给可以吃水果的其他患者。

  有天忙完工作,我错过了班车。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我们没有错过一个生命、一个希望。这对我来说,就是最开心的事。

  这是医疗队入驻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的第6天。今天我上“总务”班,就是在病房的清洁区,负责环境的清洁消毒,补充各个穿衣、脱衣间及库房物资,以及协调红区、黄区的各种突发问题。

  各种指令接踵而至。给病人送完早餐,要清理垃圾,补充物资,清点库房,对所有物资记录在册,做到心中有数。“速度,速度!”为把一切保障到位,我在心底不断给自己上紧发条,催促自己提升效率。

  “总务,请去库房领物资。”我和战友立即赶到库房,找来推车装上物资,没想到推车很沉,费了好大劲才推动。车轮每转一圈,我们觉得体力就消耗一分,但我们咬牙顶住,拼尽全力让推车加速向前。

  “你们真是‘女汉子’!”一位路过的护士称赞道。回到病房时,我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湿透。为了不把值班室的床单弄脏,我们蹲着吃完了午饭,马上又投入到工作中,12个小时没有休息,也没来得及喝口水。

  处理完当天的所有工作,天已经黑了,走在回宿舍的路上,远远望去,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几个大字被点亮,在夜幕中引人注目。那是我和战友们战斗的地方,那是唤醒希望的地方,也是我们注定要战胜疫情的地方。

  这是来到武汉的第六天了,今天我上夜班,刚回到住处,看着这个美丽的城市,我只想说,武汉加油。

  我是长头发,容易滋生细菌,我想把头发剪了。我从网上找了好几个理发店的电话,都没有开门。有两个听说我们是来自河北的,想剪头发,他们都非常感动,并表示虽然现在进不来,但是如果过几天他们回来了,我们还在,他们愿意免费为我们剪头发,真的谢谢你们了。最后我们还是自己给剪了,虽然很丑,但是我觉得这是我见过我自己最美的样子。

  在隔离病房里,何叔叔没有家属陪伴,就由我们医务人员日夜陪着他,安抚他的情绪。有一次,何叔叔在和家人通视频电话的时候,我调皮地凑过去入镜,笑着说:“你们好,我是分管叔叔的护士,我们是重庆来的。”何叔叔接着就说:“这是我的女儿,她叫张平。”

  今天,当我穿着厚重的防护装备走进病房时,何叔叔开心地对我说:“闺女,我今天要出院了。特别谢谢你像亲人一样照顾我,我们一家人随时欢迎你来我们家里玩!”

声明:本文图片、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,如有侵权,请与我联系删除。转载请注明出处: /jiaoyudeertonggushi/1492.html

上一篇:教育小孩子的故事分享 下一篇:教育孩子要时常讲的几个小故事富有启迪意义!
  • [教育的儿童故事]教育孩子要时常讲的几个
  • [教育的儿童故事]这些和“最美落日余晖”
  • [教育的儿童故事]教育小孩子的故事分享
  • [教育的儿童故事]米乐教育联合学习强国A
  • [教育的儿童故事]党员捐款故事:“国家的
  • [教育的儿童故事]9813张图片3461个视频 各地
  • [教育的儿童故事]教育故事的期刊内容
  • 公益广告